• 屏東泰武土地貸款
  • 農地貸款利率
  • 松山房屋貸款
  • 銀行二胎貸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一胎土地融資金額:13.6億元(16億元(假設)8成5) 年利率8% 還息不還本
每月應繳金額:907萬元(0.67%)
開辦費1%1360萬元
限公司法人
(綁約3個月)

車貸利率,車貸試算,車貸銀行,車貸條件,車貸遲繳,車貸利息,請洽0975-751798

信貸利率,個人信貸,小額信貸,信貸試算,信貸銀行,信貸條件,信貸比較,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公司信貸五千萬7天速撥 (三5)
建地年息8%
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內容來自sohu新聞

深圳土地危機:兩大一級土地供應商博弈



土地危機與“深圳土改”

【“35歲深圳的35個問題”】之四

來源:前海傳媒 文/林嶺東

先說一下,因為之前幾篇,老是提到金心異兄,他有意見瞭,說以後能不能不出現他的名字,這樣不太好。可是金兄實在是過去10多年裡對深圳研究著述甚 多,很多觀點都甚合吾意,總忍不住想要引用,所以這裡聲明一下,後面的文章中,凡是引用金兄觀點,都不再專門註明瞭,省事兒。呵呵。

上一篇呢,本來是談深圳的營商成本問題,結果談成瞭房地產問題。雖然,房價高企是導致城市營商成本提升的根本癥結,但營商成本還有更多的構成因素,所以,還是——歪樓瞭。汗。

房子的底下就是土地,所以房地產的下面就是土地問題。而土地問題,正是深圳所面臨的最大瓶頸之一。瞭解深圳城史的朋友,可能馬上就想起瞭2005年李鴻忠在上任深圳市委書記的首次黨代會上,鄭重其事地提出,深圳面臨的“四個難以為繼”——一是土地、空間難以為繼;二是能源、水資源難以為繼;三是實現萬億GDP需要更多勞動力投入,而城市已經不堪人口重負,難以為繼;四是環境承載力難以為繼。——把土地、空間的難以為繼放在瞭第一位。

土地資源的難以為繼

現在回過頭來再看10年前的這個判斷,基本上驗證瞭某兄當時的斷言:四個“難以為繼”中真正成立的隻有第一個“土地的難以為繼”,其它三個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偽命題。當然當時知名地產分析員尹香武也曾指出,四個難以為繼並不均等,其中土地、空間的難以為繼是“元命題”,其它三個是“次生問題”。

“能源與水資源”的難以為繼當然是個偽命題,因為任何一個地區性、全國性或全球性中心城市,都不大可能靠自身的資源秉賦來滿足對能源與水資源的需求——基本上要從外部輸入。隻要確保“能源與水資源”的外部供應,我們就可以說它在這方面是安全的。你隻要付得起錢就是瞭。

“人口的負擔”,也許真的有一個上限,但我們真的沒有看到一個城市的人口上限的規模在哪裡,如何準確地測算到它。北京市在1000萬人口時,人們就說北京的人口壓力太大,城市不堪重負,但是現在北京市的人口已超過3000萬瞭,好像還能運轉,出現的諸多問題,似乎有很大程度上是管理水平低下導致的。深圳也一直認為1000萬是這個城市的絕對上限,因為深圳的面積隻有北京的1/8,但現在深圳實有人口肯定在1700萬以上,密度比北京上海廣州高多瞭,可是,深圳這城市的運轉效率似乎比北上廣都要好一些。

“環境承載力”,當時是說要達到萬億GDP的目標,生態環境難以承受。現在10年過去瞭,深圳的GDP正在接近2萬億人民幣,而大傢公認的是,深圳的生態環境正在修復和改善之中,其中最為明顯也是最容易見效的,是空氣質量。所以環境承載力也沒有崩潰嘛。

好,回來說說“土地、空間”的難以為繼。

在當時政府的論述中,強調“深圳全市總面積為1953平方公裡,可建設用地隻有760平方公裡。如果以每年10平方公裡的速度開發,土地“分母”與人口密度及經濟產出“分子”之間將出現嚴重失衡,20年後,深圳將無地可用”。

到2011年,深圳市土地利用變更調查數據初步統計,全市國土面積為1993平方公裡,除去農用地面積906平方公裡外,建設用地面積已達934平方千米。

看官,這裡有兩個問題:一是全市總面積較原來多瞭40平方公裡。除瞭從珠海市手裡要回的內伶仃島約5平方公裡外,其它35平方公裡從哪裡來的?有人說,是測量數據不準確導致的,這一點倒也可信,因為我記得很長時間深圳公佈的全市總面積一直是2020平方公裡,後來又說是1953平方公裡時,給出的解釋是原來測量不準確。當然還有填海造地的因素,在沙井海上田園片區、機場片區、前海及大鏟島片區、後海片區、鹽田港片區、大鵬半島(主要是壩光片區),深圳這10年裡都不同程度地有造地問題,這6個片區新增的土地面積,恐怕應該在20平方公裡以上。

二是,2005年講深圳可建設用地隻有760平方公裡,2011年後深圳建設用地面積達934平方公裡,多出瞭170多平方公裡,就算把新增的40平方公裡剔除掉,還有130多平方公裡,哪來的?

2005年,深圳在全國率先劃出瞭“基本生態控制紅線”,當時說“全市面積的49.88%劃入到基本生態控制線內。那麼,是不是這10年來建設用地大大地侵削瞭生態控制紅線?

繞遠瞭,回到“難以為繼“上來。

深圳市規劃國土委公佈的《深圳市土地利用總體規劃(2006—2020年)》透露,深圳當時未利用土地隻有4360公頃(43.6平方公裡),僅占全市總面積的2.23%。這其中較大地塊僅包括:沙井海上田園填海區、光明南片區、前海、後海、坪山大工業區和壩光填海區,這些地塊最多也隻有10多平方公裡,小則隻有3-5平方公裡。

按照當時深圳政府的估算,這些土地將會在20年內耗竭。

相對於國內任何一個城市,深圳所面臨的境況都隻能用“土地危機”一詞來定義。

即便這樣,深圳也已是一個過度開發的城市。到目前,深圳已開發用地占全市總面積的比例已逼近50%,遠超過30%的國際警戒線。對照毗鄰深圳的香港,開埠170年,建成區面積隻占全部土地面積的21%,不到深圳的一半。內地城市中,北京市建成區面積僅占全市總面積的8%,上海和廣州則分別為13.5%和12.5%。

公開數據顯示,從1986年到2000年,深圳GDP每增長1億元,土地資源消耗就相應增長24萬平方米(0.24平方公裡)。倘若按照這樣消耗水平,當然是“難以為繼”。

兩大“一級土地供應商”的博弈

按照政府2005年的說法,深圳的應對之道是:一,進行產業轉型升級,轉變經濟增長方式,調整產業結構,發展高端服務業和高增值產業,降低土地消耗水平;二,主要從城市更新中獲得新增土地供應。

應該說,在第一方面,深圳做得還是相當不錯的。2014年,深圳市GDP為1.6萬億元,平均每平方公裡產出約為8億元,這個水準在全國各大中城市中遙遙領先;而全市三次產業的比重,第一產業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二三產業之比則為42.7:57.3。

至於第二方面,有意思的問題就來瞭,因為城市更新,主要,或者說首當其沖的,是城中村。

各位都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所有制有兩種,一種是國有制,主要在城市地區;一種是集體所有制,主要在農村地區,但農村也有不少國有農場、林場、牧場。農村的集體所有制呢,主要是耕地林地牧地,改革開放後采用“承包經營”,一包30年不變,雖說性質仍是集體所有制,但農民個人已有相當大的自主權;至於農民的宅基地,雖無私有的名份,但擁有長期使用權,且可以繼承,已跟私有差不多瞭。

當城市想要向外擴充時——就像過去20多年裡發生的那樣,由於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急劇擴展,中國幾乎所有的城市都在向外擴大規模——就必須由城市政府征收農村土地,將集體所有制變更為國有制。在幾乎所有的城鄉結合部,這成瞭社會矛盾最為尖銳爆發的界面之一。

深圳自然也不例外。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就是國有制不斷蠶食集體所有制土地的過程,與此同時,還嚴格限制原住民在其集體土地或宅基地上超標建房。

其中1992年是第一個節點年份,在該年,原特區內全部“城市化”。

在此之前,深圳市政府已出臺過多個土地管理文件:1982年有《關於特區內農用規劃地的幾項規定》、《深圳經濟特區農村社員建房用地的暫行規定》、《關於嚴禁在特區內亂建和私建房屋的規定》;1983年有《關於嚴禁在特區內亂建和私建房屋的補充規定》、1986年《關於進一步加強深圳特區農村規劃工作的通知》、1987年有《關於加強特區內已劃紅線用地管理的通知》和《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特區內違章用地及違章建築處理暫行辦法》;1988年《關於嚴格制止超標準建造私房和占用土地等違法違章現象的通知》和《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處理違法違章占用土地及土地登記有關問題的決定》、《關於嚴格制止超標準建造私房和占用土地等違法違章現象的通知》;1989年有《關於深圳經濟特區征地工作的若幹規定》和《深圳經濟特區征地拆遷補償辦法》,以及《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制止農村違章使用土地、擅自出租土地的緊急通知》;1991年有《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嚴禁在特區內興建單門獨院私房的通知》和《深圳經濟特區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等。

1992年關內城市化,政府出臺瞭在經濟特區內實施的三份文件:《關於深圳經濟特區農村城市化的暫行規定》、《深圳經濟特區房地產登記條例》和《深圳經濟特區房屋租賃條例》;1993年則配套出臺瞭《深圳市寶安、龍崗區規劃、國土管理暫行辦法》,以及《深圳市房地產管理若幹規定》、《關於處理深圳經濟特區房地產權屬遺留問題的若幹規定》。

在1992年之前,政府與原住民的博弈模式就已基本定型,它包括以下幾個基本論斷:

A,政府征收大部分土地,隻留給原住民宅基地和部分集體發展用地,並且限制這部分地的用途。

B,原住民:我祖祖輩輩在這裡耕作瞭幾百年,怎麼你說變成你的就變成你的瞭?政府:因為我是政府。

C,政府出臺一堆文件,當然依據就是城市土地國有制。國傢也就是政府壟斷一級土地供應,竭力想要避免原村集體成為一級土地開發商。然而政府在初期財政沒錢,征收土地的補償金不到位,為自己留下瞭最大的把柄。

D,原住民不理政府的文件法規,在自己的宅基地上建超標準建築,越建越高;在自己控制的土地上建房子,而且越建越高。出租房子獲取租金收入。原住民在事實上把自己做成瞭“一級土地開發商”,形成與政府的競爭關系。政府的壟斷事實上被打破。

E,政府不承認原住民經營土地的合法性,不給辦證,但無法根本阻止原住民的經營行為。政府打擊違建,原住民搶建偷建,造成既定事實,大部分情況下政府又不敢強力拆除。

F,雙方互不買帳,互卡脖子,土融建融台中西屯土融建融各玩各的。兩大一級土地開發商博弈模式成型。

1999年是第二個關鍵時間節點。那一年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出臺《在於堅決查處違法建築的決定》,風傳政府將給已成事實的所有違建房確權,但就禁止再建新的,嚴厲打擊。有此傳說,原住民新一輪大規模搶建。

政府承認1998年以前對城中村違法建築幾乎沒有進行過有效處理,直到2003年才開始落實2002年出臺的兩個“規定”:《深圳經濟特區處理歷史遺留違法私房若幹規定》和《深圳經濟特區處理歷史遺留生產經營性違法建築若幹規定》。據統計當時原住民上報瞭大約16萬棟私房要求確權(當時的私房總量約30萬棟),最後特區內外經處理後確權的私房占上報總量的2%都不到。這等於政府又一次失信於原住民。

2004年是第三個重要的時間節點。當年國務院批復瞭將寶安龍崗兩區的所有鎮改為街道、村改為社區。2005年4月22日,深圳市委市政府召開寶安龍崗兩區城市化轉地工作動員大會,按照“一次性轉地、一次性付款、一年內完成”的總原則、總目標進行。

2007年11月13日,深圳市國土資源和房產管理局對外透露:寶安、龍崗兩區共完成城市化轉為國有適當補償范圍內土地面積241。219平方公裡,轉為國有的可建設用地共91。005平方公裡,市財政共計撥付給兩區的轉地資金為129億元。此外,政府還出資為原居民建立社會保障系統,出資改擴建所有村辦小學等。

與此同時,政府出臺兩個文件:《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堅決查處違法建築和違法用地的決定》,以及《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堅決制止違法用地和違法建築行為的通告》,政府從此加大瞭原住民違建房屋的打擊力度。

但是,2008年9月29日龍崗區一場導致43人死亡的“舞王大火”,卻也導致政府在另一件事上的全面松動,即將違建房屋的“產權合法性”與“使用權合法性”分離。2009年5月底,深圳市人大常委會通過瞭《關於農村城市化歷史遺留違法建築的處理決定》,一方面改變原來不給在違建房內的經營實體辦理相關證照的做法,雖仍不承認其“產權合法性”,但使用權合法性卻變相獲得瞭承認,這事實上意味著相當大規模的灰色和黑色經濟被納入瞭政府管理的范圍。

另一方面,該文件也決定“經普查記錄的違法建築,符合確認產權條件的,適當照顧原村民和原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利益,在區分違法建築和當事人不同情況的基礎上予以處罰和補收地價款後,按規定辦理初始登記,依法核發房產證”。

2005年底,深圳市通過瞭《深圳市城中村‘舊城改造總體規劃綱要(2005-2010)》,提出5年內基本完成對深圳市特區內外城中村改造的目標。這個目標當然沒有完成,又怎麼可能在5年內完成?不過這輪改造計劃也探索出瞭被有人稱為“產權合法性瞬間性獲得並交易變更”的“違建產權解決方案”,也即:在整村改造的前提下,原住民的違建房屋在簽協議之前的瞬間獲得合法性(不獲得合法性如何交易?),並通過交易而變更為新的建設項目的合法產權。這一模式事實上成為之後“城市更新計劃”的基礎。

所以,第四個關鍵的時間節點就是2009年,當年10月22日,深圳市人民政府第211號令出臺《深圳市城市更新辦法》(2012年出臺實施細則),正式拉開深圳城市更新的大幕。截止到2014年9月的數據,已納入計劃的項目為431個,完成規劃審批265個,納入計劃總用地面積37。1平方公裡,已批準實施用地面積7。6公頃。城市更新用地已占到深圳未來新增用地的7成。

事實上,從2005年起,深圳市就已確定瞭在土地資源日漸短缺的情況下,未來新增用地主要依靠“城市更新”的戰略。通過城市更新,政府可以一箭多雕,達到以下多個目標:

一是解決新增用地來源問題。

二是逐步解決原住民違建房屋問題,化解掉某些政府官員眼中的“城市毒瘤”,既解決產權合法化問題,又可以有效降低社會治安、消防等的隱患。

三是借此機會順便解決一些公共設施(諸如學校、醫院、文體、社區公共服務等)的用地和用房問題。

四是城市更新拉動基建投資和GDP。

依2004年時的數據,深圳市的土地存量中,政府手中的隻有120平方公裡左右(經過又10年消耗,),而原住民住宅用地約為93平方公裡,原住民控制的工業區用地約79平方公裡,兩者相加為172平方公裡,約占深圳可建設用地的20%弱,但也有數據顯示,原住民實際控制的土地至少有300平方公裡(另外一個數據來源則認為有390平方公裡),約占到深圳可開發建設用地的1/3弱。顯而易見,原住民手中的土地倘若經由城市更新釋放出來,當可有效地緩解深圳的土地危機。

但是三年來的實踐卻暴露出,城市更新計劃存在一些很令人困擾的問題,難以解決。

一是城市更新中的腐敗問題愈演愈烈,尤其是社區一級,政社企合一,權力過於集中,又不是公務員體系,屬於社區自治范疇,缺少社會監督,在城市更新中容易發案。至於審批系統有沒有腐敗,我不敢說,但是傳言可是不少。

二是,城市更新的成本越來越高,倒逼房價必須也隨之水漲船高,投資商才有賺頭,但這也必將進一步推高深圳房價。問題是房價能這樣一直漲下去嗎?倘若不看好後市,則願意進入城市更新的開發資金將會越來越少。事實上,現在地產商對“城市更新”項目已有點望而生畏,一來拿捏不好財務平衡,二來嘛,中央強力反腐敗讓整個鏈條都畏首畏尾。

三是,大多投資商隻對住宅或商用置業項目感興趣,因而隻著眼於地段較好的城中村,但對“工改工”興趣就較淡,事實上不能解決深圳產業用地貧乏的問題。

四是,隨著原特區內的城中村城市更新,原特區內的廉租房越來越少,城中村原來承擔的廉租房角色無人可以接替。生活服務業的從業人員和低級白領的居住問題如何解決?這已成為原特區內地區頭疼的問題。

“深圳土改”能走得動嗎?

具體到我本人來講,對“城市更新”是有點疑慮的,除瞭前面的一、三、四等三個因素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原本就不太認同城市更新計劃所隱含的那種“權力美學+精英美學”觀念。除此之外,城市更新仍然隱含著政府壟斷土地一級市場的鴨霸心態。用這種方法來解決原住民的非法產權問題,需要很長的一個時間。

我有幾個問號:

其一,雖然我一向認為集體所有制是比國有制更壞的制度,效率既低,其實也不符合公平原則,但我還是很不明白,為什麼集體所有制的土地一定要先國有化才能轉讓?既然大傢轉讓交易的都隻是使用權而已,為什麼集體所有制的土地就不可以轉讓使用權?

其二,既然農民可以自主決定他的土地上是種小麥還是種玉米、紅薯,為什麼不可以自主決定已被包圍在城市中心的他的宅基地上的房子是蓋兩層還是蓋20層?為什麼超過3層就絕對不批?影響城市功能嗎?可是深圳的農民們不理你的文件法規就按自己的想法建瞭,不也沒有影響城市功能的發揮?說白瞭就是政府想要在一級土地市場吃獨食吧?

其三,城中村最為人詬病的是握手樓、親嘴樓、臟亂差,這些究竟是誰之過?政府一直強調規劃的重要性,在90年代也一直講要把農村建設納入到城市總體規劃中來,但是在90年代中期,大部分城中村都邀請瞭專業城市規劃師幫助本村設計詳細規劃,但是規劃部門皆以不符合城市規劃要求而不予通過批準,原因究竟何在?是否有以過高的規劃要求來卡城中村之嫌?倘若那時對城中村降低規劃標準,又怎會出現現在“握手樓”、“親嘴樓”的問題?

不要以為我是多此幾問。事實上,所謂深圳的“土改”就是卡在這些問題上,尤其是第一和第二個問題上。何止深圳,全國也差不多。

從2009年開始的深圳城市更新探索,2012年被納入到國土資源部的“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綜合試點”,2013年初,深圳市規土委出臺瞭“1+6”配套文件,啟動所謂“新土改”。2013年12月,作為深圳土改試點的寶安區鳳凰村,推出瞭一塊約約1.46萬平米的工業用地進行拍賣,深圳市方格精密器件有限公司以底價1.16億元拍得,土地收益的70%歸政府,30%歸鳳凰股份公司。這個案例被視作深圳新土改的一個標志性成果。

2013年,北京大學教授周其仁率領的一個調研團隊被深圳市規土委請來做一個有關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的綜合研究,在他們的報告中,提出瞭一個大膽的建議:深圳政府一次性地將全部城中村住宅合法化,給予紅本產權,這將去掉深圳城市體上一個巨大的包袱,為深圳開啟又一個歷史性的發展機遇。

其實這原本就是我前面第一和第二個問號所說的問題,為什麼不能承認農民可以自主決定自己的房子蓋多高,為什麼不可以讓他們自己決定是否轉讓房地產的所有權及其包含的土地使用權?——當然,你可以為其辦房地產證提出一些前置要求:對小產權房加以改造以令其符合消防、建築安全等多項指標要求。

結果你當然可以猜得到,政府根本不會考慮這個所謂的“激進方案”。基本上,還是會按照之前《城市更新辦法》和相關配套文件的設計,漸進地將城中村形台新二胎房貸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態消滅掉,同時將集體所有制土地改變為國有制。

有人說深圳政府在“新土改計劃”中沒有自己的利益訴求,所以應該較其它城市的改革計劃更易推行?我對此表示不敢茍同。按照之前的《城市更新辦法》,由股份公司和開發商共同推動的城市更新項目中,政府先是可以得到20%的土地收益,在剩餘的80%中,還可以得到15%的公共面積。在此過程中,政府還有房地產相關的稅收。怎麼能說政府沒有利益在其中。而在鳳凰村的案例中,政府更是可以得到70%的賣地收益。憑什麼?

而且,深圳土改能夠得以往前走的前提是:房價仍將上漲。否則它將會失去動力。毫無疑問,目前深圳“城市更新”的進程是放慢下來瞭。倘若全國樓市出現一個根本性的拐點,導致深圳房價也不再上漲,那麼別說5年或10年不可能完成這一過程,甚至30年也不大可能完成這一過程。

深圳還需要增加土地嗎?如何增加?

無論是“地產商+農民集體”的土地增加模式,還是政府投入進行整體拆遷的土地整備模式,其成本之高昂,都是令人咋舌的——最近幾年,哪怕是比較偏遠的坪山、光明,土地整備的成本也已很高。而深圳政府拆遷西麗的3條村建設南方科技大學,拆遷成本竟高達60多個億。

當然,政府還有另外一些增加土地的辦法,比如填海。在《深圳市土地利用總體規劃(2006-2020年)》中,就規劃填海造地5935公頃(59。35平方公裡),其中610公頃作為建設用地。但這些所增土地大多是用於交通物流項目,前後海、寶安中心區是用於服務業,隻有寶安西北部填海區和壩光填海區是用於所謂“戰略性新興產業”或“工業4。0”產業。

我在前文說過,倘若深圳的產業用地(工業、商業及物流業、服務業等)是夠的,而且總的住宅面積也是夠的,那麼深圳就沒有必要再增加土地,深圳必須走集約化經營城市的道路,不消耗過多土地而獲得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但是在我看來,有兩個問題是極為重要也是極為難以解決的,一個是城市低收入人群的住房問題,另一個則是深圳必須賴以為基礎的為高端產業配套的中低端制造業的生存空間問題。前者當然也是後者的配套條件。

對深圳來說,未來中長期時間內,最大的挑戰可能是“產業空心化”。倘若深圳也如香港一樣產業空心化,那麼深圳城市的長期競爭力將會陷入困境。香港是深圳的前車之鑒。目前深圳的第二產業占比已到瞭43%,目前仍是安全的——低於40%就可以被定義為產業空心化瞭。

當然深圳可以更低一些,因為倘若制造業雖已不在深圳境內,但是存在於深圳周邊的東莞、惠州兩市,甚至更遠的中山(事實上,有相當一部分的IT產業的配套轉移到瞭東莞和惠州),那仍不是問題,與深圳配套的制造業放在東莞和惠州於深圳而言算不上是“產業空心化”,如果這樣,深圳本土的第二產業占比低到30%問題也不大。

但是東莞和惠州的工業用地也越來越少!許多深圳企業想要去東莞或惠州找塊較大一點兒的產業用地,目前也極為困難。何況許多深圳公司覺得,放到莞惠,也已不是深圳瞭,有背井離鄉的感覺。深圳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其制造部分放到哪裡去?

我給出的建議是,深圳市委市政府極力遊說廣東省政府和中央政府,將深汕特別合作區劃歸深圳,作為深圳的第七個行政區。

深汕特別合作區規劃面積共有468。3平方公裡,城鎮建設用地規模遠期規劃為80平方公裡。倘若作為深圳的配套產業基地,應該是足夠用的。

該合作區目前的合作與管理體制,是不可能吸引深圳政府往裡投入大規模資金的,對深圳的企業的吸引力也不夠大。但是倘若變成深圳市轄區,一則深圳政府就可以大規模投入資金,快速把基礎設施做起來,政府也有積極性鼓勵企業東遷;二則對深圳企業來說,由於那裡仍屬於深圳,就大大增加瞭東遷的動力,彌補距離深圳較遠的不足。

將深汕特別合作區劃歸深圳管轄,汕尾市仍可以分享未來若幹年的財政及土地收益,這對廣東和汕尾市而言,都是絕對利大於弊的事情。隻需要尾市和粵省放下心中對深圳的成見,算算自己的利益帳即可。當然,汕尾市可能反對割出這一塊,更願意整體加入深圳市,而廣東省則不樂見深圳吞並汕尾,所以隻劃出這468平方公裡,應該是容易成交的事情。詳細的論證我會在專門分析“深汕特別合作區”的一篇中展開。

綜上所述,我的基本觀點是,“土地危機”確實對深圳進一步的發展構成瞭制約,但遠不是“致命危機”。而且,正是由於“土地資源”的硬約束和倒逼機制,才迫使深圳走向“土地集約型”的產業發展之路,深圳以一個土地面積僅不足2000平方公裡的城市,卻能夠長期占據中國大中城市GDP第四位,每平方公裡地均GDP居全國第一。深圳為何能成為中國第一個實現瞭經濟增長方式轉變、靠調結構實現穩增長、真正落實科學發展觀的城市?原因有許多,最關鍵的一個也許是:深圳真的沒地瞭!(作者為旅港經濟學者)





新聞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dfjj/20150910/130423210537.shtml
    屏東泰武土地貸款農地貸款利率松山房屋貸款銀行二胎貸任何問題免費諮詢銀行房屋二胎免費估貸建地貸款台中北區建地貸款2胎借貸利率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土融建融台南善化土融建融板橋二胎房貸房貸二胎是什麼貸款全省皆可處理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屏東泰武土地貸款農地貸款利率松山房屋貸款銀行二胎貸任何問題免費諮詢銀行房屋二胎免費估貸建地貸款台中北區建地貸款2胎借貸利率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土融建融台南善化土融建融板橋二胎房貸房貸二胎是什麼貸款全省皆可處理
    屏東泰武土地貸款農地貸款利率松山房屋貸款銀行二胎貸任何問題免費諮詢銀行房屋二胎免費估貸建地貸款台中北區建地貸款2胎借貸利率缺錢急用哪裡借錢土融建融台南善化土融建融板橋二胎房貸房貸二胎是什麼貸款全省皆可處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全站快速到貨!人氣新品必搶!現貨快搶!除濕機,阿華田,手錶,行動電源,禮盒,行李箱,日本進口飲品,降價,破盤,相機,今天買明天到

Eratm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